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關於手術

手術被安排在了周三下午,是局部麻醉手術。

…然後就是往眼底填入矽膠(硅胶)…
當然,3個月後會再手術抽出來。

惡心的是手術後的部分。
要忍受著眼部水腫保持orz姿勢(好吧就是與地面平行地趴著)18小時|||
我一整個orz了!
…以後也要經常趴著…

好就到這,之後幾天就不更新了,謝謝大家的關心!
好緊張好緊張(…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(更新)關於病情…

首先謝謝大家的關心。

結果是可以復明的啦,
恢復期是一個月。

所以期間內更新暫停

結果是周一住院 周二檢查 周三手術orz
謝謝大家的元氣彈 XD

高三回憶錄 12:07年7月28日

2007年7月28日(Sat)
1.離放假還有2天。(算上今天)
2.來談談昨天的雨吧。
嘯寒家附近的高壓線被『吹』斷了,於是一個街區全部停電。
在下第二陣的時候我還在大街上,剛在書店街買了個盆子,
下起來那一刻我果斷地跑進了超市(汗)。
小超市裏面漆漆的。
只有蠟燭跳動著。
外面是瓢潑的大雨。
幾個人面對著玻璃門佇立著。


……很怪的氣氛。
但是這種氣氛很快被接連飛過的燈箱破壞了 = =
心裏想想那些在書店街擺地攤賣東西的 真是不容易。
剛搭好小棚子就讓吹跑了(汗)。

3.老湯:「…這樣可以加植被覆蓋率…和水土流失。」(原來植樹可以加水土流失……)
4.回想起昨天下第一場雨的時候,同學們都大呼小叫的;
唯有李霞老師在從容地檢查歷史作業……

5.史:「——為什麼你不寫啊?
——因為我鋼筆沒水啦。
這一題,選A~~~~~~~~不對~!」

6.數學課上:
蝦米:「這個公式……怎麼寫?」
同時,金朝(小聲問):「喂,咱的語文作業咋寫啊~」
一寧不耐煩答(聲音超大):「不知!自己寫!!
這是,蝦米無語,自己把公式寫上了…………
(本條由一寧提供~)

7.史:「這一題不簡單啊!是08年高考題。」(此時2007年)
眾:「噓~~~~~!!唏~~~~~!!」
朱豪傑:「希望如此。」
8.史:「Jack用他的洗底播放器…」(CD…虧你是教英文的)
9.史:「今天講了許多重點,大家反思一下。」

10.唐寅:「聽二光的課一是沒意義,二是他講得不好,三是睡不著。其實也不是睡不著,就是不想睡!」
11.二光:「我們生產一台電視機,賣到美國只能賺5塊錢。」
小有(方言):「能賺5塊錢都不錯啦!

12.二光:「那麼,我們先把卷子發了。」
柴婧(班長):「老師,我們把卷子拿回家做吧,你領著我們復習!」
全班:「就是!……」
嘯寒:「班長到了關鍵時刻就是不一樣!」
【然而!!】
………………

二光:「要是同志們真的那麼想拿回家做,我這裏還有幾份。
眾:「…@#!$(*^@$^!)@^……」
二光:「同志們假期沒事幹的話,我還有好幾套呢!」

高三回憶錄 11:07年7月27日

2007年7月27日(Fri)
1.離放假還有2天(不算今天)。
2.阿坤:「曹雪芹著『史記』。」
眾:(默………………)

3.李霞:「不要為了應付作業而抄答案。」
??:「要為了抄答案而抄答案。」

4.朱豪傑看了一眼睡眼惺忪的小無:「你咋了?」
小無:「不行了,想睡,但不敢睡。」
嘯寒(對朱豪傑):「人家天天學到一兩點,日理萬機,嘔心瀝血…」
小無:「然後終於把我的手機搞壞了。」

5.李霞:「那時歐洲人抄寫聖經,至少要500張羊皮……」
朱豪傑:「那羊肉咋辦啊?」
嘯寒:「羊肉湯……泡饃。」
6.李霞:「秦朝修的那個馳道 比開封馬道街還!」
金朝:「沒唐寅長!」

7.昨日,語文老師(阿坤)在下午自習課敬業地跑來檢查語文課文背誦,
走到坨坨面前,笑眯眯地拍了坨,滿含期望地深沉地問道:
「帶了沒啊?」
坨坨(驚愕):「啥啊?」
阿坤:「語文課本啊…」
坨坨:「哦… 沒拿…」
(注:估計全班就她一個人不知道老師幹嘛呢…)

8.李霞:「大秦還帶來了禮物,有象牙,洗腳…」(犀角!)
9.李霞:「怪不得外國人稱中國人為『漢人』,中國文化為『漢學』。」
嘯寒:「中國腳為『汗(漢)腳』。」
10.李霞:「那當時的數學成就是?」
武雪豔(迅速地):「『九章經』!!」(還『四十二章經』呢……『九章算術』才對吧。)
11.李霞:「『黃帝內經』中講,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。」
楚希:「那腳痛醫頭!」

Twitter

Recent comment

Category

Counter

Page View: / 60,000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

過去ログ +

RSS Feed

Copyright © Ark Alpha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